居老师的睫毛成精了!!!

今天也是一只努力的小笼包!!!

桐花灯影:

【前篇】双璧
戒鞭梗,纯属遐想。
打在你,疼我心。

输入法可能是有自己的想法

寒水石:








【职业选手叨逼叨专用群】







黄:【图片】.JPG


黄:有人知道这叫什么吗?太好吃了卧槽!


叶:有病吧


黄:???


叶:有病


叶:有病!


叶:艹


叶:油饼!什么破输入法!


乐: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这么暴躁的吗


锐:老叶你看把我们天天吓得都沉默寡言了


王:想骂黄少天直说,我们一起骂

















黄:有人在吗?


喻:日你


叶:【喂白起吗?】.JPG


叶:有人白日宣淫


喻:我是想说嗯


喻:嗯


喻:嗯


喻:嗯


喻:日你


喻:嗯


王:我觉得你潜意识里就是这么想的


黄:我什么都不想说
















锐:我要挂一个人!@林敬言 !这个人我之前一直带他上分,后来发现我屌断了之后就不跟我玩儿了!


乐:!!!


黄:疼,疼么?


锐:啊?什么疼?


锐:卧槽!掉段了!


锐:掉段了!


叶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已截图
















【闺蜜组】





乐:今天和大孙出去吃饭


乐:气死我了


乐:他竟然不知道我喜欢吃屎!


乐:吃屎


乐:吃啥!


乐:啥!


乐:吃屎!


乐:艹


黄:我看到你的努力了


黄:不光他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


黄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
















乐:我水杯洒你书上了!


黄:卧槽你!不能忍!


黄:你赔我睡!


黄:赔我说!


黄:赔我耍!


黄:赔我手!


黄:赔我书!!


黄:书!!


乐:【我都找不到表情包来描述心情了】.JPG




















黄:卧槽我又被叶不修坑了!


黄:我怀疑我根本没长奶子!


乐:不用怀疑,你就是没长


乐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黄:没长脑子!


乐:我知道~你两个都没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














乐:我刚才跟大孙进行了一场男人之间的战争。我两个小时没跟他说话,然后我硬了


黄:???


黄:很,很男人


乐:艹!赢了!


乐:赢了!




















【兴欣】


橙:方锐明天把资料送过来


锐:妈的


橙:嗯!?


锐:好的!手写害死人!


锐:队长?你还在吗?


锐:队长!


锐:沐姐姐!!


锐:姐————!我错了!



















【微草】


王:这两天降温注意身体,变态容易感冒


王:咳


王:变天


高:好的队长


柳:好的队长


刘:好的队长


袁:好的队长


方:你才变态!


方:瞅你们一个个怂的!!




















【轮回】(有私设)


江:报一下自己的血型,联盟要更新选手资料


吴:o


方:ab


周:b


杜:a


翔:自己的血型怎么查啊


江:畜生证明上有


翔:啥?


江:畜生证明


江:畜生


江:畜生!


江:出生证明!


江:畜生证明!


江:你懂的对吧


方:小江,不要把私人恩怨带到公事上来...

















【林方】


林:明天我就到h市了


林:有时间来接我吗?


林:我想奸你


林:......见


方:想奸就直说嘛~我又不是不同意~你温柔一点就好~


林:方锐大大,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啊














【套路联盟】韩文清说他想看冯主席女装

周泽楷老公了解一下:

-欧欧西/段子体/与标题没有任何关系-
-内含cp 喻黄双花周江方王伞修韩张林方昊翔-
-同一系列戳tag-













黄少天: 队长队长你觉得人体最重要的的一个部位是什么 ? ?


喻文州: 脑子


黄少天: 哈哈哈 队长你居然连心脏都不要


喻文州: 因为心尖尖全部都给了你^^

















张佳乐: 大孙人体的最重要的一个部位是什么 ?


孙哲平: 肾


张佳乐: 哟这别不是纵欲过度


孙哲平: 实不相瞒……是看见你刷信用卡的账单时





















江波涛: 小周你觉得人体的最重要的一个部位是什么?


周泽楷: 手


江波涛: 居然不是脸吗, 不过小周的手也敲好看


周泽楷: 重要的是, 手可以牵江


















张新杰: 韩队,人体的最重要的一个部位是什么 ?


韩文清: 手掌


韩文清: 可以牵着你和霸图


【宋英奇:我觉得我们可以改名叫霸图夕阳红养老院(乱入xxx】

















方锐: 老林你认为人体的最重要的一个部位是什么 ?


林敬言: 锐锐猜猜看


林敬言: 比如说一些让你快乐的东西【滑稽.jpg】


方锐: 【惊恐.jpg】


方锐: ! ! ! ? 这个流氓一点也不斯文
















王杰希: 你说人体的最重要的一个部位是什么 ?


方士谦: 眼睛


方士谦: 因为可以用眼神把小队长脱光然后嗯……


王杰希: 闭嘴















孙翔: 诶你说人的最重要一个部位是什么


唐昊: 头


孙翔: 哈哈哈你这个蠢蛋连心脏都不要


唐昊: 难道地震来了你捂心脏


孙翔: 可是人没有心脏 脑子也不能活啊


唐昊: 没脑子不是你吗


孙翔: ? ? ?先分手三十秒


















叶修: 你觉得人体的最重要的一个部位是什么 ?


苏沐秋: 是你


苏沐秋: 因为所有部位都给了你








叶修: 所以…你能活过来吗?














-感谢看到这的您♡-︎
-END-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近几天都在考试jio难过了
你们的苏鹤虞想成为日更写手(然鹅并不存在x

阿茔:

一个未来系冷血生物汇总

这套不满意的地方太多了,之后肯定要出一版比较严谨的概念设定,但还是先整理一下~打算印一些明信片自留,想要的可以留个评论,如果人不多就付邮送一些?人稍微多的话我再研究怎么走代理~

方便自己查找,传送门整理也一并在这条~

黄少天 喻文州 王杰希 张新杰 周泽楷 江波涛 肖时钦 叶修

后续:

孙翔 唐昊 张佳乐 (待续)

相关草稿:

蓝河 幼年喻黄 庙药

载具:

蓝雨 其他草稿 

建筑:

蓝雨草稿



笔芯:

一个狗师驯鸟师博雅的脑洞

其实只是想画P2的场景www

想看狗子听到哨声像鹰一样“咻——”的一下降落在肩上的场景hhhh


我都换上博雅了为什么还是没有狗子qwq说好的自古弓兵幸运EX呢


[叶/喻]一线(完)

三胡:

不知道sp是何物的姑娘们就不要进了以免引起身心不适。


当然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去百度查一下。


佣兵paro,活罪抵死梗,凶残预警。


cp:喻张/韩叶 sp:叶喻


此等背景下ooc难以避免。


本章事后糖,无拍,略长!很良心了!!!!!!!


避雷针竖了这么多根,不接受恶意评论等。


前文: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六)


喻文州醒的时候,感觉还很不真实。不知道从哪里听说,死了的人是闻不到味道的,他仔细分辨了周遭的气味,突然想起了劫后余生四个字来。


消毒水,药和血液,微微成熟的水果,还有一丝烟味。


烟味。


他没有办法动,本能地直觉这个味道似曾相识,就有一只手替他拨了拨额前的碎发。


“终于醒了?”


脑袋有些沉,喻文州顿了顿才意识到这是叶修,却也说不出话来。但叶修似乎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联想,他眨了眨眼睛,昏迷前的一幕幕紧跟着涌入脑海。


鲜血,刑具,断骨。


真的是刻骨铭心。




叶修搬了椅子坐在床头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喻文州刚醒,发生的事情又太多,好像说什么都有些不合时宜。


喻文州没醒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,只是醒了之后便觉得有了些相顾无言的尴尬来。经历种种,两个人中间究竟还是有了些隔阂。


“嗯......我就再陪你一会,过会儿就该换成新杰来了。”


其实张新杰自己身上也带着伤,当时从抢救室里方士谦直接推了两个人出来,据说是硬撑着把接骨做完就直接栽在地上。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谁都没有惊讶,但却没必要让喻文州知道。


叶修摆弄了一会儿通讯器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只是通讯器上的讯息一条接着一条地闪。


大概是刚刚醒过来,体力支撑不住,不过一会儿喻文州又有了快要睡过去的迹象。叶修不知道说什么好,最终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。


“累了就再睡一会儿,别想太多。 ”


喻文州发不出声音,只是眨着眼睛盯着叶修看。叶修看着,总觉得这样的眼神要比那日的鲜活些,又比从前的要黯淡了,心里酸了酸,手还是只敢又去揉了揉喻文州的头发。


“这次下手是狠了,你心里要是恨……只是文州,有些话从前没对你说过。”


叶修顿了顿,感觉掌心都要腻出汗。




“一直以来,你都是我教过最好的学生。”




喻文州听得真切,只是嗓子里粗粝得发不出声音。听到叶修这句话,眼角莫名一阵湿润。回想起那些赴死的心情,又好像不值一提了。


叶修把揉乱了的头发又顺了顺,放低了声音,像是哄小孩子一样:“好了好了,睡吧,什么都别担心。”却看见喻文州嘴角动了动。


他怔了下,心里像是被猛地攥住,又渐渐松开,蓦的眼眶一热。叶修那天之后,就总觉着欠了喻文州一份,生怕喻文州再不认他。只是刚刚,喻文州无声喊了他一声“哥”,却让他心底那一点不可言说的不安,全都化了开来。


“我们文州,真是……”叶修心里的那层屏障悄无声息地碎了,却一时哽咽住,恰好看到喻文州眼睛又闭上,便也不继续往下说,抱着手臂,在床边静静坐着。




喻文州再醒过来的时候,却是被生生疼醒的。说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,只是皮肉上的苦楚比起断骨上那无端蔓延开的阴冷的疼,又是轻微了许多。嗓子里流出几声干涩的呜咽, 便立刻就有一只微凉手贴了上来。


“……文州?”


是张新杰。


虽说身上疼得厉害,神志却比先前更清醒了许多,模模糊糊也能发出声音了。


张了张口,喻文州本想问些什么,五脏六腑却揪着一样疼了起来。张新杰一阵皱眉,给他抚了抚,便不让他说话。


“……已经过去十三天了,当时肖队在出任务的时候有人想趁机灭口,没得手,找到了点证据。”




这件事情比当时喻文州想象的牵连还要大,或许是这几年各个战队愈发凶残,联盟上层中有人竟隐隐有了要洗牌的意思。喻文州卧底时发现的线索直接指向张新杰,叶修,肖时钦和自己,却没想到背后的势力竟是要将整个现有的秩序打破。


不过他们的确做到了。那些人迫不及待想借叶修的手除去喻文州,一次性便把最难铲除的几根钉子除去,却叫肖时钦逃了出来。局势翻覆,叶修带着几支战队一声不响,扫荡了个干净。


说好听了叫起义,其实就是光明正大地造反。


旧的秩序支离破碎,新的秩序尚未建立。


那些天天躲在联盟大楼里眼高手低的家伙,自然比不上他们这些天天在刀口舐血的人,这场变革里最惨重的损失反倒是喻文州了。




张新杰检查了他的各项身体指标,手指不自觉地在桌面上扣着,不是太好的样子。只是看了会儿,却把检查报告丢到一边去,也不说什么,靠在床沿用毛巾帮他擦拭身体。


“慢慢养,总能好起来。”


喻文州盍了眼,他一直都知道,张新杰说什么都是对的,心下里也这样相信着。


但总有时候,他再次审视经历的这些,也会问自己,非这样不可吗?是不是会有更好走的一条路?


他手上是有了证据的,可怜实在太少。那些人给他造的伪证如同不透风的囚笼,即使手上的证据有效,最后总能推脱至几个最可以舍弃的棋子身上。


况且,这些证据一旦外泄,便是打草惊蛇,有可能藏得更深的人就再也找不出来了。


不过肖时钦是个变数,倒是帮了大忙。


算了,就这样吧。喻文州想,最糟糕和绝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,就像新杰说的,总能好起来。


一天一天的,总能好起来。




接下来的日子漫长却充满生机。一时间喻文州成了团宠一样的人,除了张新杰,就数叶修来得最勤快。但凡有些交情的,隔三差五总来看看,病房外就总是张新杰拦着人不让进的场面,被拒之门外最多的就是黄少天。


张新杰不在,常常就是叶修陪着喻文州唠唠嗑,讲起那些喻文州不知道的事情。比如混战的时候,少天每次都冲在头一个,拦都拦不住,再比如总是往混战区跑的张新杰,时不时地把自己当个战力在用,医生的职责倒成了顺便的事情。末了叶修还感慨一句,张新杰打起群架来实属凶残,手术用的刀子,刀刀往要害上扎,效率极高。


明明听起来都是些叫人有些好笑的事情,也不知怎么的,喻文州听着心里却有些酸楚。




等到了能进些流食的时候,张新杰就每天拎着个保温桶往病房跑,没什么花样,无非是定时定点熬得稀烂的粥。喻文州伤了这么久,也不挑食。只是有次恰好赶上黄少天进门,张新杰没给拦住,病房里立刻响起那标志性的声音来。


“我的天哪!张新杰,你今天又是炸了哪家的厨房?求求您了,可别祸害大众了,也放过我家队长吧,只可怜我队长病了这么久,伙食上还要被折磨……”


叶修也是巧,推门而入听到如此长的控诉,顺便就回答了黄少天的问题:“今天可不是炸了我家的嘛,老韩脸都要黑了。你是没看见楼上大眼儿一脸惊恐跑下楼的样子,还问我新杰是不是实在忍不住,改行去造原子弹了。”


黄少天便立刻附和道:“是啊是啊,还有霸图的公用厨房,张佳乐都哭到我面前来了,那叫一个声泪俱下闻者落泪见着伤心,据说霸图那群小崽子多少天没好好吃过饭了。实在是凄惨啊,没想到这和平年代,霸图居然是要被他们亲爱的副队活活饿死。”


“也有可能是毒死。”叶修又补充道。


喻文州一下没撑住,伏在床上笑,牵着伤口一阵阵的疼也停不下来,转头去看张新杰,却见向来波澜不惊的人脸上难得出现一丝红晕来。


“出去。”


眼见着张新杰下逐客令,叶修同黄少天几乎是争先恐后地窜出了门。


“喝。”


张新杰原先盛的粥微微凉了会儿,不那么烫口,说话却寡言了起来。喻文州就着张新杰的手,一勺一勺一丝不苟地喝完,中肯地下了评价:“好喝。”


张新杰收了碗筷,神色微微和缓,喻文州便笑着又说了一遍:“真的好喝,我喜欢。”


“嗯,那晚上再喝些。”


看着张新杰努力维持着的平静,喻文州笑意更甚,几乎是欢喜地答应下来。




又等到喻文州的头发都长了些,有一日晚上,张新杰就搬了小板凳拿着剪刀,坐在喻文州床头前给他剪刘海儿。


喻文州本来是中分,张新杰就总是左右比划着,专心致志。


头顶的灯光细细密密地打下来,喻文州看见自己的影子扑在张新杰身上。两个人安安静静的,其实已经是生活中的日常。可看着头发一缕一缕地往下掉,喻文州就突然意识到,原来日子已经过了这么久。


“……新杰?”


张新杰正细致地分着头发,一抬头正好对上喻文州的眸子,“我在。”


“你说……”喻文州噤了声,自己都有些不愿意说下去,却还是叹了口气:“都这么久了,真的......”


最后一绺头发正好落在了地上,张新杰把剪刀放在了一边,也不起身,伸手环住喻文州的脖子。喻文州没动,却是张新杰凑了上来。


两个人额头抵着,彼此的鼻息近在咫尺。


“想听真话?”


喻文州从鼻腔里发出一个“嗯”来,声音闷闷的。


张新杰蹭了蹭他的鼻尖,他以前很少这样主动过。


“后遗症,总还是会有的。”他顿了顿,“不过不用担心那么多,你还有我。”


喻文州不说话,轻轻在张新杰的嘴唇上落下一个吻,他们总是这样,张新杰就会安静地再回他一个,好像什么都不重要了,就能安下心来。


一只手去摸喻文州身后的伤口,伤得太重,又被反复行刑,直到前两天才结了痂,张新杰觉得指尖有些发颤,只好问喻文州还疼不疼。


“疼。疼得睡不着。”喻文州回答着,浅浅的吐息扫过的地方有些温热潮湿,却问:“新杰会唱歌吗?”


“只会一些儿歌了。”


“那新杰给我唱儿歌好了,听你唱歌就好像不会疼了。”


张新杰抬头看了一眼钟,是到了病人该睡觉的时间。


“那就睡吧。”


低低的歌声在病房里响起,还是像很多年前以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样清冽。




Twinkle, twinkle, little star,


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!


Up above the world so high,


Like a diamond in the sky.


…………




听着喻文州的呼吸声渐渐稳定下来,张新杰起身,给他理了理被角,又悄悄在喻文州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

“文州,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
—end—




妈耶!真的写了这么多糖!


其实脑子里面还想了挺多糖的,包括后遗症发作的时候啦,复健的时候啦,以后有机会在同背景里面写吧。


爱你们,吃糖开心!


顺便也为喻喻开心!



【雙道長】入魔

夕下一隻貍:

看到標題的時候一時之間想不到名字(:D
lof第一發就從雙道下手,之後再把其他圖一起搬運過來ˊˇˋ!




(*新年快樂





1. 還魂




2. 




3.




4. 




5. 啵




6.  (*畫風突變




7.